杞滋堂 道地枸杞汁!
咨询热线:400-158-8255
海归“厂二代”的接班故事:走一条艰难的正道
来源:枸杞原浆 | 发布时间:2023/12/8

上学那会儿,就一直都想将国外优秀的东西传播到国内,我回国接手企业,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从小受父辈的影响,实业才能兴国,很艰辛,但是正道。


前几天,得知自己入选“福布斯中国青年海归菁英100人”榜单后,王方舟刚刚结束在厦门的合作商会面,接受短短几分钟的采访后,又一头扎进下一个城市的行程中。




上学,是为了更好的打工这句话在王方舟身上,可不是一句调侃。


在旁人看来,1992年的王方舟是含着“金钥匙”出生的。


读书时就是“别人家的孩子”,每次考试都能拿年级前三,课外还尤其擅长珠心算,从小到大拿过不少赛事名次,在18岁这年凭借出色的成绩被“公立常春藤”之称的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州立大学录取,主修金融,辅修经济,第一学期就拿到了全额奖学金……




“如果按照这个剧本发展,毕业后留在美国,那就是“华尔街金融大亨”的好苗子”上学的时候,同学们经常打趣王方舟。


但让所有人没想到的是,2015年毕业后,他放弃了美国优渥的offer,一头扎进父亲十几年前创立的厂里,一干就是8年,全年无休,从零开始,学着和枸杞、机械、产品、合作商、员工好好相处。

因为坚持下去了,久而久之,就成了别人口中:“有想法还敢干的厂二代




01 临危受命


影视作品中,“厂二代”的剧本往往就是平布青云、财富自由、指点江山,轻松掌舵千亿家族企业……


而现实中,被命运眷顾的幸运儿却是极少,更多的“厂二代”开局便是“地狱版本”,王方舟便是其中之一。


在大学毕业这一年,在父亲的支持下,这位22岁意气风发的少年,以总助的身份,开始了和杞滋堂的故事。




简陋、产线单一,是王方舟进厂后的最初印象。


没有如今这样宽敞明亮的现代化厂房、也没有全自动化的加工设备,几十个人撑起了全部的枸杞加工生产线……


用他的话讲就是“不复往日光彩”,因为早年的杞滋堂,在父亲多年苦心经营下,可以说赚的盆满钵满,最辉煌的时候,一度成为行业最大的枸杞加工厂。




而王方舟接手的时候,杞滋堂已经被价格战席卷了很多年,作为干果加工厂,产品同质化严重,品牌知名度不够,零售业务难开展,老客户的留存也是大问题,价格太高就会流失客户,低价合作则会损失大部分利润,与此同时,大批竞争对手正在利用低价瓜分新客户。


苟且活着or自我革命,两个选择摆在这个年轻人面前。




那段时间,他每天都守在工厂里,常常一个人加班到深夜,因为永远都有学不完的东西和解决不完的事情:团队要管理,产品要管控、市场和客户要开拓和维护、生产要把控……所有事情不仅考验他的智商、情商,更考验着他的耐性和韧性。


然而,这些并没有难倒他,因为不懂的知识可以学,没钱就想办法筹,缺人手就招人。“物质层面的问题可以慢慢解决,最让我沮丧的是公司的氛围”。


因为他发现,正想大干一场的时候,在这个充斥着“人情味”的工厂中,工作步履维艰。




很多员工思维比较僵化,不敢放开手脚去做事情”,作为全厂年龄最小的90后领导,面对一些资历老的员工,经常有人搬出一套“经验论”来应对;有时候一个项目谋划好几个月,前怕狼后怕虎,结果错失良机,到最后什么也没干成。

那段时间,王方舟曾一度觉得自己像一只误闯入黑森林的小白兔,入厂前的一切像一场美梦,正在慢慢破碎。


在现实面前,他也不得不承认,只在原本根基上修修补补,解决不了杞滋堂的病根。不转型不行,转型又很难,但是你还是要硬着头皮做,因为没有更好的选择。



02 置之死地而后生


“两年了,干果还是没多大起色”说起在杞滋堂的前两年,王方舟哈哈笑着。


因为当时市场上的产品还是以干果为主,几乎没有技术壁垒,所有企业的产品都差不多,做高品质的工厂活不下去。


这年夏天,王方舟鼓起勇气向父亲王宇提出不想做干果线了,给出的理由是:干果是市场的老产品,发挥空间极其有限,竞争对手也很多,限制了这种产品很难做精做大,如果一味地跟风,我们就是死路一条。


父亲思索了片刻,没有反对,只是问他,不想做干果,你要做什么。王方舟说,要转型,做鲜果鲜榨的枸杞原浆,做枸杞深加工,做年轻人的市场。




当时国内的枸杞原浆,主要出口到国外,广受海外人群的喜欢,但国内市场是空白的,国民对于枸杞的认知只停留在泡水和煲汤的食材,是摆摊论斤卖的土特产,是中老年男性忠爱的保养品。


王方舟要做的是,是让枸杞成为随开随喝的滋补饮,可以出现在白领的手提包里、高端聚会的酒局上、运动员的能量补给包中……


没有前人的经验,开拓枸杞原浆这个市场,就意味既要研究行业发展特点,又要摸索出营运体系,还要做好第一代消费者的意识启蒙,王方舟很清楚自己接下来要面临什么。


不要怕,先干了再说”国外几年的求学经历,让王方舟身上多了几分说干就干的魄力。就这样,在父亲的支持下,王方舟开启了“暴走模式”。




想生产枸杞原浆,首先得升级生产车间,没设备,就飞到全国各地和好几家设备供应商谈,“最忙的时候,我忙完凌晨一点钟刚到酒店,休息三个小时要去赶6点多的飞机”“与其到处采购原料,品质也不稳定,还不如自己种枸杞,所以在中宁承包了5万亩的枸杞种植基地,说到那段忙碌的日子,王方舟无比感慨。




当时我就告诉自己,你做不好枸杞原浆,杞滋堂就要破产了回国接手企业这3年,在父亲的言传身教下,他养成了很强的危机意识。


在后来的几个月里,正如大家所见到的,一座崭新的占地面积7万平的现代化枸杞原浆生产车间落成,专业的产品、研发、市场、营销团队陆续进驻,组建起健康食品研发中心,与国内领先的包装设计公司合作,从产品工艺、包装、质量把控细细打磨……


中间虽然也有磕磕绊绊,但枸杞原浆按照计划的时间生产出来了。




“我记得很清楚,我们第一个线上客户是广东的,一下就买了3盒,团队的小伙伴特别兴奋”回忆起当时场景,王方舟还历历在目。


因为只有自己知道,第一单卖出去有多难。


“枸杞原浆能滋补身体吗?”“和枸杞干果相比,效果怎么样?”“能放心喝吗?”市场上没有谁愿意当第一个吃螃蟹的人。




既然客户最不信任效果,那他就先从功效论证开始,委托几家权威的第三方公司做各种有效成分检测,与江南大学、宁夏医科大学等科研院所合作出具功效报告。


为了更进一步让效果更直观,他还下了一些“笨功夫”,不仅自己每天喝枸杞原浆,还发动朋友、同学和亲戚,在全国找了一千多个不同年龄、愿意试喝枸杞原浆的真实用户,开启了一场为期3个月的真人效果反馈。


事实上,这一千多位“吃螃蟹”的人,也并没有让他失望,有的人喝完三个月感觉睡眠好了,整个人都感觉轻松了,很多男性用户,都不同程度地表示肾功能有所提升,不少人主动提出想要购买。






就这样,拿着一沓厚厚的资料,王方舟和团队开启了第二次的“暴走之旅”,跑展会、谈客户、谈合作、找资源。


终于,线上迎来了一批又一批的消费者,而线下也成功谈下了一个又一个经销商、合作商,一个接一个的门店落地营业,单是2019年电商销售数据就突破了2200万。


“我们做出了枸杞原浆,现在回忆起,我还有点小骄傲”所有人都在为这份成绩欢呼雀跃时,王方舟开心的却是这串数字背后凸显出来的行业希望。





一时间,很多几年前并不看好枸杞原浆的人,也开始做了起来,市场竞争跟打仗一样,一旦有人做了先头军,很快便有千军万马赶上来。


而如今的杞滋堂,不仅有占据先发优势的枸杞原浆,品类市场逐步打开,一批一批枸杞复配食饮品也“百花齐放”,无论是销售、代工生产还是其他方面的合作都在朝着理想的方向推进。



03 走得越远,担子越重


毕业后接手杞滋堂的这几年间,他不仅是总经理,身上还多了中卫市政协常委、中卫市政协委员会委员、中宁县政协委员会委员、中卫市工商联副主席、宁夏枸杞协会副会长、中宁县新联会会长这些不一样的身份。


“现在的杞滋堂已经是一个集国家重点龙头企业、国家高新技术企业、国家林业重点龙头企业等集多项荣誉于一身的大企业,强大了,身上的社会责任也就更重了”在杞滋堂中宁枸杞展览馆开馆仪式现场,王方舟有感而发。

业内有一句老话叫:天下黄河富宁夏,中宁枸杞甲天下”,中宁县作为世界枸杞的发源地和原产地,拥有上千年的枸杞文化“我们有义务将它传承下去,让更多人知道”。




2021年,在王方舟的主导下,杞滋堂的文旅项目综合体历时两年竣工,不仅包含中宁枸杞展览馆,还有万平枸杞原浆透明工厂、研发实验室、理化及微生物检测实验室、多功能品鉴区,承担着政务接待、青少年科普教育和游客接待三大功能。


“看到孩子们通过一花一果一木一物,了解到中宁枸杞如此厚重的历史,我是发自内心的开心,未来这些孩子们,定能怀揣对中宁枸杞的热爱,把它带到更高更远的地方”每次说到中宁枸杞的文化传承,王方舟眼里都泛着光。


他很喜欢说一句话杞滋堂不是卖枸杞原浆的,是卖枸杞文化的。他说:“将每一位前来参观的游客作为窗口,更好的对外宣传中宁枸杞深厚的历史文化渊源,才是我们一直想做的事情”




只有经历过地狱般的磨砺,才能练就创造天堂的力量。这是泰戈尔《飞鸟集》里的名句,如今的王方舟,早已不再是那个刚走出象牙塔的懵懂少年,而是一个让父亲放心、让合作者相信、让用户放心、让团队敬佩的总经理。


短短8年,回头看看,轻舟已过万重山。


而他带领的杞滋堂,正站在时代风口,新的可能正在被不断探索、定义。



 
杞滋堂  枸杞滋补专家
版权所有:杞滋堂(宁夏)健康产业有限公司 宁ICP备2022001682号-1
免责声明:本网站部分图片或文字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,谢谢!
枸杞原浆品牌 枸杞原浆厂家 枸杞原浆批发 枸杞原浆代工 枸杞原浆加工 枸杞原浆代理 枸杞原浆招商 枸杞原浆加盟 黑枸杞原浆